服务项目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新闻详情

喜欢本书就加入书架吧

作者:im体育-im体育平台-im体育官网在线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13 03:55:14    
  

  父亲林志远在虚县投建的化工厂已经开始生产,林涛更是十天半月见不着他。虽然面临高考,林涛还是每天坚持到天王庙练功,金贞爱已经帮他联系了首尔大学,只要高考成绩超过580分,再通过韩语面视就可以申请入学了。对于580分林涛信心十足,因此每天显得很轻松,并不向其他人那样忙的要命,好象最后一个月能提高100分似的。

  中午下课,林涛和张凯一起到校外的小餐馆吃饭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电话那边传来父亲林志远急促的声音。

  “小涛,我这边的工厂出事了,从国外买的机械坏了,化工原料泄露——十几个工人中毒了——我可能得被抓进去,你收拾一下东西到天王庙去住——嘟嘟。”

  林涛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,再拨电话已经打不通了,晚上林涛忧心忡忡的回到家中,先平服一下心情,然后拨通了汪寒的电话,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边。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,汪寒说道:“我先让小马了解一下情况,你不要着急,就按你父亲说的先到师傅那去住,以免有人闹事影响你高考。”

  林涛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把父亲的的几套衣服也装进箱子,带上笔记本电脑,打了车就去往天王庙。一连两天没有消息,第三天林涛接到了小马的电话,电话那头说中毒的工人已经有二人死亡,林志远已经被刑事拘留,而且林志远还牵涉到吃了国外公司三百万回扣的事情,现在深圳那边已经完全冻结了林志远的财产,等待进一步调查,小马刚放下电话,汪寒又打来,让林涛镇静,事情既然已经出了,只好等待结果,让他千万别分心,汪寒千叮咛万嘱咐才撂下电话。

 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林涛根本静不下心来,师傅明慧禅师也让他先休息一段,把精力都用在高考上,对于父亲的事情,明慧禅师只是说人生无常,月有盈亏但求无愧我心。在林志远被抓起来的第十天终于得到探视的机会,是那个陈秘书带他去的态度明显有巨大转变,脸上非常严肃。林涛可以理解,父亲给虚县造成这么大损失,还能有什么好脸色。来到拘留所,林涛很难相信眼前的就是父亲,原本英俊的面庞,变的十分憔悴,乌黑的头发已经出现一片灰白,胡子长出很长,要不是还有一身西服,林涛简直就认不出来了。

  “陈秘书麻烦你把我的话传达给县长,我对不起虚县的父老,出了人命是我没想到的,化工厂虽然出了事,但只要换掉那部分机械就还能生产,用不了半年就会出效益的。我当初拿那三百万是想挽救我自己的公司,回头再补上,现在多说无意了,我的公司和房产清算后大概还能剩个两百万,一百万就用于抚恤中毒的工人和家属,那一百万再重新购买设备——我就在这里赎罪了——还请照顾一下林涛。”林志远说完长出一口气。

  陈秘书显然没想到林志远还在惦记华工厂的效益和中毒的工人,奸商这些年他看多了,哪个不是占完便宜就走,虽然林志远是走不了了。

  “县长早就指示过了,不能影响林涛学习一码归一码,你放心吧,我会把你的意思传达给县长的,你们父子说会话吧。”陈秘书说完就出去了。

  “小涛你不会怪爸爸吧?——哎,你不用分心了,我在这里静一静也好,死了两个人,我要在这里赎罪啊,对了这不会影响你出国吧。”林志远带着歉意的眼光看着儿子。

  “哎,自打你妈妈走后,我的心就死了,也没能好好照顾你,我对不起你妈啊—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这里就是我的归宿,你还是出国吧,算爸爸求你了。”林志远双眼发红。

  林涛默默的拿出衣服,刮胡刀和水果,结果刮胡刀不让拿,林涛只好隔者着桌子给林志远挂胡子,林志远闭上眼睛,眼泪轻轻的滑落,林志远知道儿子的倔脾气,只好放弃劝说。

  高考结束了,林涛等待着成绩,父亲林志远的案子还没有判,林涛又去看了一次父亲,比上次还瘦,林涛买了一些补品,林志远显得很平静,问问林涛高考的情况,又问林涛准备上那个学校。林涛准备报考K市医科大学,因为小马告诉他,父亲林志远可能在K市服刑,刑期在五年左右。林涛在K市上学就能常去探望父亲。上次金贞爱来电话,林涛还没有告诉她实情,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林涛劝慰父亲即使判五年,如果表现好三四年就可以出来。林志远看着儿子有些欣慰,儿子长大了,以前总把他当成孩子,现在反倒儿子来安慰自己。临走,林涛叮嘱父亲注意身体。

  高考成绩下来了,林涛考了660分,上K市医科大一点问题都没有。林涛填好志愿等待通知书。金贞爱的电话到了,因为她在网上查了林涛的成绩,电话里她非常兴奋,介绍着首尔大学的美景色,恨不得林涛马上飞过来。不过林涛的一番话让她如坠冰窖,金贞爱在电话那头伤心的哭了,林涛只是静静的听着,他没有流泪,他的泪在心里,好一会金珍爱才平静下来,她说会让父亲金正男委托最好的律师来帮忙。

  半个月后,林志远被法院起诉,由于出了人命事故,再好的律师也不行,好在虚县并没有起诉他,中毒的工人也没有起诉,再者事故本身虚县政府也要承担一定责任,最后林志远被判了五年,投入K市监狱,一切都如小马所说。林志远听到判决长出了一口气,仿佛是得到了解脱。

  林涛回到学校的时候,正好录取通知书下来,由于林涛的成绩在K市医科大学是第一名,学校在通知书上已经说名减免了他四年的学费,这一点让林涛很高兴,没想到的是陈秘书也给林涛带来了好消息,原来他和父亲住的那所房子已经由县委决定划归到他的名下。根据陈秘书的说法是,林志远把260万家产都给了中毒工人和政府,政府领导很感动,自然不能让一个孩子无家可归。林涛感动于虚县领导的朴实,暗暗发誓,如果自己将来有出息了一定要回愧许县父老。

  林涛又把东西从天王庙搬回小区,L市的姥姥又在催促林涛,得知林涛考上K市医科大学,姥姥一家都很高兴,当然他们还不知道林志远入狱的消息。只是疑惑林志远的电话老打不通,林涛只好说父亲出差了。

  眼看同学们就各奔东西了,聚会喝酒是难免的,胖子孟波考上了师范大学同宋楠是一个学校,而且是一个系。看来孟波是黏上宋楠了,凭着这份痴情,宋楠是难逃法网了。张凯进了海事大学,柳月和汪兰考上了外国语大学,自然都非常高兴。唯一笑容勉强的就是林涛。一次聚会之后,林涛送汪兰回家,汪兰眼圈发红,经过一年半的相处,汪兰对帅气活泼的林涛早已经暗生情愫,默默地走在林涛身边。柔情似水的看着林涛。

  “林涛,要不是伯父出了事,你的成绩足能上北大了?——要是你也能去外国语大学就好了,那样我们——。”汪赖到这开始低声的哭泣。林涛心里也不是滋味,一方面是父亲入狱的原因,另一方面自己也很喜欢汪兰,不过金贞爱虽然在万里之外,却一直占据林涛多半的心灵,林涛感觉到自己对不起汪兰,两人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谈恋爱,但是在朋友眼中,早就是一对了,都以为他们会上同一所大学。可是林涛却从来没有说明自己早有个韩国女朋友了,也许这就是男人的贪心,其实,林涛也是矛盾重重的,此刻看到汪兰低声哭泣,林涛也是眼睛发酸,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?如果告诉汪兰自己已有女朋友的事实,汪砾受的打击一定很大,也许父亲的入狱对汪兰的感情方面讲也有好处,林涛因此去了医科大,如果父亲没入狱,林涛肯定会去韩国找金贞爱,那对汪兰来讲更残酷,林涛心中有一丝庆幸,两人分开上大学,汪兰也会遇到一心一意爱他的男孩儿,这份没有公开的感情就会慢慢沉淀。

  “兰兰眼睛哭肿了就不漂亮了,其实我也很遗憾没能同你和柳月去外国语大学,我可是听说外国语大学美女如云,是人间的天堂。可惜没机会见识了,要是我去了那里,凭我帅的掉渣的形象,不知道会让多少美女伤心呢——。”林涛口是心非的说道。

  汪兰不哭了,看着林涛眼睛喷出怒火,狠狠的打了林涛一拳头,然后骂了句“你混蛋。”就气冲冲的跑掉了。林涛望着汪兰消失的背影长叹一声“谁让哥如此纯情呢。换个牲口早就把你这可爱的小猪吃掉了。”林涛无奈的叹息,拖着沉重的脚步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  第二天,林涛把汪兰和柳月送去火车站,这对表姐妹提前几天去北京玩耍自然有汪寒接待,汪兰一路上闷不吭声,柳月也看出两人情绪不对,默默坐在一边。到了车站,林涛把两人的行李放在火车的行李架上,嘱咐了几句默默离开。当火车开动的时候,林涛看到了汪兰对着窗外的脸颊上淌下晶莹的泪珠,眼神中的不舍,让林涛心里发酸,火车加速的时候,汪兰的头探出窗外拼命的朝他挥手。

  “林涛你爱不爱我,你说啊——你说啊——。”站台上的人们看着火车上美丽的女孩儿歇斯底里的喊声,无不心碎,那断线的泪珠,随风吹落,林涛向前跑动了几步,停了下来,心中如同撕裂一般痛苦,是的,为何如此痛苦呢?我是爱她的,可是那句,我爱你,却没有说出口,火车飞快离去,林涛好像看到了汪兰绝望的目光,一个如此柔弱的女孩,今天却做出了如此惊人的举动,那歇斯底里的喊声如同一把尖刀刺入了林涛的心脏,让林涛心痛的无法呼吸。林涛眼睛发红,默默地看着消失的火车,黯然无语。如此凄美的一幕,成了看台上送行人们难忘的回忆。

  旁边的一个青年突然拍了一下林涛的肩膀,说道:“哥们,如此纯情漂亮的女生,为什么不抓住呢。”

  林涛惨然一笑:“正是因为太纯情了,我才不忍心伤害她,小弟我是有家室的人了。”

  看着林涛离开,那青年也是无语,心说,这哥们也太纯洁了,要是还有个女孩对我如此钟情,我绝对会追上火车,一个羊也是赶,两只羊也是放吗,怎么能为了一颗树放弃整片森林呢?其实,林涛何尝没有过这样的想法,只是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欲望,理智微微战胜了感情而已。若非如此,林涛也不会黯然销魂了。

  时间飞快的流逝,还有五天就开学了,张凯和孟波也去报道了,林涛没想到,欧阳清在临行前会札吃饭,对于欧阳清除了那次英语比赛之外,只是见面打招呼的关系,对于这个高傲漂亮的女孩林涛只是有点好感而已。没想到这高傲的女孩会札出去。林涛来到县城唯一的西点屋,看到欧阳清穿着一身鹅璜色的连衣裙,坐在窗边,苗条的身段,略显冷艳的面容,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,连衣裙下是白的腿,穿着一双黑底白带的高跟鞋,端着咖啡正看着从门口走进的林涛,向他摆了下手,林涛小小的惊艳了一下,此刻的欧阳清散发出的妩媚。林涛笑着坐到了对面。

  “那是当然,你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,不知道有多少男生看着你吞口水呢,你这一离开,说不定有几百个学弟得抑郁症呢。”林涛要过一杯咖啡玩味的说道。

  “那你吞过口水吗。”欧阳清步步紧逼,让林涛心中产生一丝疑惑,看着对面明亮的眼睛,有些迟疑,不过依旧开着玩笑说道:“自打见了你之后,我每天都得喝三大杯水,口水早吞光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咯咯——。”欧阳清轻快的笑了起来,双肩抖动,胸前有点波涛起伏,让林涛有些心慌,娘的,这冷美人怎么化身小妖精前来勾引我了?

  欧阳清喝了一口咖啡,用纸巾擦了擦红唇,露出整洁的牙齿笑道:“在咱们高中,能入我法眼的就只有你一个了,虽然大学是恋爱的天堂,但是三年枯燥的高中生涯结束了,多少有些遗憾。本来我还想如果你能阂一起去北大,我也许会给你个追求我的机会,没想到你去了医科大。让我的心情有些不爽,因此,今天才约你出来,现在心情好多了。”欧阳清的话也正折射出一个高傲女子的内心,平时虽然高傲,但是心里也会梦想有个白马王子追求她,但是她的高傲使她不会主动去找男生搭讪,也许是一直默默等待某人,但是某人去久久不曾动作,让她暗中怀恨罢了。

  林涛一咧嘴说道:“大姐,你心情是好了,可是把我的魂都勾走了,我该怎么办?你要怎么安慰我受伤的心灵。”林涛无赖的拉住了欧阳清柔若无骨的小手,感觉入手好滑。

  “呀——。”欧阳清被林涛惊吓住了,没想到林涛如此无赖,让她心慌意乱,另一只手连忙打掉林涛的大手,身子后仰,粉面通红,熟女的形象完全变成了受惊的小鹿,林涛得意的大笑,心说,你还是个纯情少女,装什么妩媚成熟。

  “无赖!上了大学,记得上校友录,联系我——你买单。”欧阳清拎着小包落荒而逃。林涛看着欧阳清苗条的背影,心说,哥哥我还真有美女杀手的潜质啊。我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,把自私的爱情变成博爱啊,要不然,让众多美女伤心,也是一大罪过啊,林涛了的表情被服务员丫头看见,狠狠的给了个白眼,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‘花心大萝卜!’

  第二天,林涛向师傅告辞,把家里的好茶,好酒都给了师傅。老和尚很高兴,嘱咐林涛不要过于执着林志远的事情。老和尚这一年半可是手把手的传授林涛八卦掌,内功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明慧法师对这个关门弟子非常满意,不仅是他的悟性好,更重要的是他的勤奋。临走的时候,明慧法师送给林涛一条黑色腰带,是用一种黑色的金属和不知名的纤维编制而成,有三指宽六尺长带头有两个金扣子。老和尚看着林涛迷惘的眼神笑了,将黑色的腰带舞起,呼呼挂风,手腕粗的小树一抽而断,林涛大喜,连忙让师傅在演示一边自己用数码录象机录制,这一年林涛把师傅所有的武术套路都用录象机录了下来,储存到了电脑里,没想到老和尚还有这手绝活。

  “师傅之所以没有把刀法传给你,是怕你一时冲动误伤人命,有了这乌金丝带防身足以。”老和尚一边看林涛练习,一边说道。林涛在天王庙练了一个下午,在一旁有师傅指点,基本掌握了技法。耽误了下午的车,只好明天早上出发。